女友兩母女

中午吃飽飯後.小康說:「下午有測驗啊!一起去自修室再溫習一會吧!」

「好啊!」

「咦!好奇怪啊!你真的和我一起去溫習嗎?」

「我沒有說溫習啊!我是說一起去自修室啊!」

「不是去溫習,那你去幹甚麽?」

「〔食飽睡一睡,好過做元帥!〕你沒有聽過嗎?我當然是去睡覺啊!」

剛剛睡著了,我就覺得有人在推我,我便看看誰在擾人清夢,原來是那淫娃小娟,她坐在我的旁邊.「這幾天一放學就不見了你,你去了那兒啊?」

「你找我有事嗎?」

「是呀!我想你陪我去逛街啊!」

「逛街?好啊!今天放學後好不好?」

「好啊!」

「那你不去我家嗎?」

小康小聲的問.「今天不去了.很久沒回家了,陪她逛逛後我想回家看看!」

「有甚麽好看的.你一個人住,回不回去也沒所謂啊!」

「就是一個人住才要回去啊!這麽久沒回去,不知道有沒有被小偷〔光顧〕啊!」

放學後和小娟逛完街,把她送回家後,我回到自己的家己經十一時左右了.回到家,怎麽身上有一陣臭味的,趕快洗一洗吧!洗完了澡後,怎麽還這麽臭的,嗅真一些,那臭味原來是垃圾桶傳出來的.趕快掉出門外吧!我拿著垃圾出門,剛踏出門外.就看見一個穿了一件低胸裙的妙齡女郎(大約廿五,六歲)走上來,我認得她好像是住在我樓上的.。 我居高臨下看著她的奶子,很白啊!〔咣!〕我一看,原來是大門給風吹得關上了.那女郎走到我的身旁時笑眯眯的看著我,然後又繼續往上走.我當然不會錯過 一睹她裙下春光的好機會.我一直看著她走進屋内,然後她從屋内探頭出來笑著對我說:「沒有得看了,還不叫你的家人開門?」

「我一個人住的.沒人開門?」

我縮一縮肩膀,很無奈的說.「是嗎?那你怎麽辦?」

「我...我也不知道啊.我正在想辦法.」

「你上來我這裡坐坐,慢慢想吧!」

「我...我穿成這樣好像不太好吧!(我只穿了一條短褲,沒穿上衣)」

「就是穿成這樣,站在這兒不太好啊!你不怕人家把你看作色狼嗎?」

「......」

「快點上來吧!我也是一個人住的!」

「那..那就麻煩你了!(你簡直是引狼入室啊!)(又好像是請君入穴)」

「我叫小娴啊!」

「我叫小白!」

入了屋内,她說要洗澡,叫我隨便坐,慢慢想辦法回家.其實不用想,我在門外的地毯下放了一個女生用的發夾,很細少的那一種,用來開鎖,真是一流,簡直和用門匙開一樣容易.我見她拿了睡裙去浴室.我便走過去,可惜那門是密封式的(有些門在下方有個小氣窗的,一間一間的.可以勉強看到裡面.),不能偷看,真可惜.我便走回去坐在沙發上,順手在茶幾上拿了一本漫畫書看,原來是一本情色漫畫,還要是很色的那一種,我看了一會,雞巴就己完全挺直了.「你想到辦法了嗎?」

小娴一面把頭髮抹乾一面問.我看書看得太入神了,她走了出來我也不知道.她的睡裙蠻薄的,我隱約可以看見她的奶頭和黑森林.她見我定定的看著她的身子,就走到我面前,彎下腰把我手中的漫畫書拿走,對我說:「這些書和這裡(她用手按在奶子上),〔小孩子〕都不可以看的,知道嗎?」

「我不是〔小孩子〕啊!」

我站起來把短褲脫掉說.「好...好像真的不是〔小孩子〕啊!」

她看著我九寸長的雞巴說.「當然啊!你要嘗嘗嗎?」

她看了看我,就把抹頭的毛巾掉在一旁,蹲下去雙手抓著我的雞巴,然後含在口中套弄.弄了一會,我就脫掉她的睡裙,叫她躺在沙發上,然後去舔她的小穴, 和弄她的奶子.「啊...啊..對..對啊...你..你舔得我很爽啊..很爽啊..」

我叫她站起來,讓我坐在沙發上,我抓著雞巴叫她坐下來,她把小穴對準雞巴後,就慢慢的坐下來.「啊....啊..你的..你的雞巴很...很粗啊...撐得..我很.. 很痛啊...啊....還..還沒有完全插入嗎?啊..啊」

我用大力向上一挺.「完全插入了!爽嗎?」

「你的雞巴..很..很粗啊..而且很..很長啊...插..插到人家的子宮了..啊..啊...很..很爽啊..」

她上下套弄著說.我讓她自己在弄著,雙手就去搓她的奶子.她的奶頭很大,而且蠻黑的.一定經常讓人吸吮的.可是很吸引啊!我便低頭去吸吮她的奶頭.她越弄越快,說:「啊...啊...對..對啊..你..你吮得人家很爽啊....啊 啊...我..我要丢..丢了..啊...啊!」

我再吮了一會,就對她說:「我...我要射了!「沒關係...射在小穴裡吧!」

我聽她這麽說,便在她的小穴裡發射了.她摟著我說:「小白啊!你的雞巴真大啊!我很少這麽爽的啊!」

「小娴姐,你..你?常做愛的嗎?」

她點點頭說:「是啊!你也是吧?」

「不是..不是啊!我...我才第一次啊!(說謊!)平常都是自己打手槍的,?來做愛是這麽爽的啊!」

我紅著臉說.「哎唷!好可愛啊!看你的臉紅紅的.嘻嘻!以後你想打手槍的時候,看看小娴姐在不在家.我隨時歡?你的啊!」

她一面吻我一面說.「真..真的嗎?太...太好了...你真是好人(淫)啊!」

「是啊!你想到辦法回你的家嗎?想不到的話,今晚就在這裡睡一晚吧!」

「我想到辦法了!我從這裡的露台沿著水管爬下去我家的露台,那就可以了.」

「這樣爬下去可以嗎?這裡是四樓啊!跌下去不死也得重傷啊!」

「沒問題的,彆的小孩還在地上爬的時候,我就己經曉得爬樹了!好了,已經很晚啊,我要走了,明天再找你好不好?」

我站起來說.她還摟著我說:「好吧!你小心一點啊!」

我把她放在沙發上,穿上褲子然後就走到露台〔爬〕回家.真像是偷情的人, 撞上了她的丈夫,要從露台偷走.第二天回到學校,小娟對我說:「昨天玩得很高興啊!今天去哪裡玩?」

「哪兒也不去,去我的家好不好?」

「好啊!可是去你的家幹甚麽?」

「今晚你去了就知道啊!」

到了我的家中,她說:「你一個人住的嗎?」

「是啊!」

「好了!現在我們幹甚麽?」

「幹穴!好不好?」

「不好!不好!」

她揮手笑著說.我抓著她雙手,笑著說:「現在還輪到你說不好嗎?」

「你..你待會不要那麽粗暴啊!」

「好啦,好啦!我會很溫柔的.」

說完,我便把她的校裙和奶罩脫掉, 雙手搓弄她的小奶子(33寸左右).跟著我把身上的衣服脫光, 叫她用小嘴巴替我弄弄.弄了一會,我就急不及待叫她躺在床鋪上.我把她的通花小内褲脫掉,去舔她的小穴.「啊...啊..唔...啊....唔..啊」

「很舒服嗎?」

「是....是啊...很..很舒服啊!」

跟著我便伏在她的身上,抓著雞巴去插她的小穴.想不到這小娃淫的小穴還真的很小,蠻緊的.我的雞巴才插入了三四寸,她就大叫:「痛....痛啊...很...很痛啊..你..你慢慢... 慢一點...啊...」

我沒有理會她,繼續挺著雞巴向前插,插入了大半,我就開始抽插起來.「啊...啊....不...不要那麽快啊...很...很痛啊... 真...真的很痛啊...啊...啊..慢..慢一點啊...啊」

弄了一會,我用力一挺,整根雞巴插了進去,然後又繼續抽插.「啊..啊....我要...我要死了.....死了..啊..啊.. 不...不成啊...啊...我...我...啊..啊..」

我繼續插了二百下左右,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小穴裡.她繼續摟著我,我便轉身躺在床上,讓她伏在我的身上.我看見她滿頭大汗,說:「是不是很爽呢?」

「爽...爽個屁啊...人家差點被你弄死啊...小穴好像要裂開似的.」

「沒有那麽誇張吧!」

「剛才又說會很溫柔的,?人的,壞蛋!」

她扁著小嘴說.「看你這麽大汗,去洗澡好不好?」

她繼續摟著我不作聲.我便把她抱進浴室裡.進了浴室後,她站在地上,我看見她的小穴有一些血流出來. 「小娟,你在經期嗎?」

「不是啊!」

「不是?」

「那些不是?血來的!」

我瞪大眼看著她.她說:「人家第一次做愛啊!」

我把眼瞪得更大.她打了我一拳說:「怎麽啦.聽到人家是第一次,很奇怪嗎?」

「不....不是!....可是你在學校有那麽多男朋友,而且你上次替我口交,弄得我那麽爽,現在才第一次做愛,真的有一點想不到.」

「那些不是我的男朋友啊!他們常常纏著我,我也沒有辦法啊!」

「是..是嗎?...那你經常替他們口交的嗎?」

「沒有啊!」

「那你又會這麽願意替我弄啊!」

「我....我喜歡你嘛!」

「你弄得我很爽啊!你不是常弄嗎?」

「不是常弄.我...我看得多嘛.」

「看...看得多?你常看A片的嗎?」

「不是A片啊!我....我....」

「你怎麽啦?快說啊!」

「有一天晚上,我睡到半夜,想去尿尿,去完了回房的時候,經過媽媽的房間,聽到裡面有〔啊...啊...唔..啊..〕的聲音,我便從門匙的小孔偷 看,我看到媽媽躺在床上,爸爸就把頭埋在媽媽的大腿間,去舔媽媽的小穴,媽媽的雙手不斷的搓弄自己的奶子,很小聲的說:〔啊..啊..對..再.再入些...再舔..舔入些啊..〕

爸爸再舔了一會,就跪在床上,叫媽媽替他口交,媽媽一口就把爸爸的雞巴含入口中,然後很慢很慢的套弄著,爸爸的樣子好像很爽,他伸手去搓媽媽的奶子,搓了一會,他就叫媽媽轉身,跪在床上,雙手按在床頭櫃上,他就從後把雞巴插入媽媽的小穴中,插了數十下,爸爸就不再插了,摟著媽媽一起躺在床上.爸爸說:

〔你的小嘴巴剛才弄得我太爽了〕〔你剛才也舔得我很爽喔〕...我沒有再聽他們說些甚麽就跑回房了,我躺在床上,掀高睡裙,把小内褲脫下,摸一摸小穴,有很多水流了出來,而且好像養養的,我把手指插入小穴中輕輕弄著,想起剛才的情況,我便把另一只手的手指伸進口中當作是雞巴一樣吮著,吮了一會,好像很累的,我便躺在床上睡著了,之後我?常去偷看媽媽做愛的情況,看她是怎樣弄得爸爸那麽爽.」

她說完後,看到我的雞巴挺得直直的,便跪下去把我的雞巴含在口中弄著,弄了廿多分鍾,她就說嘴巴很累啊!我便叫她轉身雙手按在牆上,從後把雞巴插入她的小穴中,慢慢的抽插著.雙手輕輕的搓弄她的奶子.弄了一會,雙手就抓著她的腰,然後加快速度,大力的插她的小穴.「啊...啊...啊...輕..輕一點啊...不...不..要那麽快啊 ..啊...啊....我..我...啊..啊.....」

我越插越快,然後對她說:「我想弄弄你的屁眼,好不好?」

「不...不好啊..我..我怕痛啊!啊...啊..啊∼∼∼」

「不要怕啊...你真的很痛的話,我就立即拔出來,好不好?」

「真的嗎?你剛才說很溫柔的,可是弄得人家很痛啊!」

她轉頭對我說.「這次不會了,你一叫痛,我就拔出來.好不好啊!我想試試你的屁眼啊!」

她看著我,咬一咬牙,然後點點頭說:「你不要那麽快啊!還有輕一點啊!」

我聽她這麽說,吻了她一下,把雞巴慢慢的插入她的屁眼中,插了三,四寸,我看她咬著下唇,好像很痛.我便停下來問她:「很痛嗎?」

她看著我,然後搖搖頭,我便繼續向前插.插了大半,我就開始輕輕的抽插著.插了數十下,我看見她合著雙眼,很用力的咬緊下唇.我便把雞巴拔出來,她張開雙眼看著我,然後問:「你怎麽拔出來啦?」

我看見她的下唇差點給咬出血來,而且哭成淚人似的,對她說:「你的樣子這麽痛,我怎能不拔出來啊!」

「可是我都沒有叫痛.」

「那麽我繼續插了,好嗎?」

我看她輕輕的顫抖著,便說:「我說笑啦!」

「可是你的雞巴還挺得直直的,怎麽辦?」

「你用奶子夾著我的雞巴,替我弄弄,好不好?」

我說完.她就立即轉身跪下,用奶子夾著我的雞巴,還不時把我的雞巴含入口中吮著,弄了一會我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奶子上.她用手把精液抹入口中.然後我們一起正正經經的洗澡.洗完澡後,她說小内褲和奶罩都被我弄髒了,沒有得穿啊!我就拿了一件我的背心内衣給她,她穿上後,長度剛好蓋過她的小穴,奶頭若隱若現的,蠻性感的.「嘟嘟(電話聲).....嘟嘟.....」

「小娟!你替我去聽電話,好不好?」

我看一看鍾,早上九時多.心想?那麽早撥電話來啊!「喂!找誰啊∼∼∼?」

小娟懶洋洋的問.(對...對不起!撥錯號碼了!)「喂喂!你是小康嗎?你沒有撥錯號碼啊!你找小白是不是?等一下.」

小娟把電話遞了給我「小鬼!這麽早撥電話來幹嗎?」

「你還在睡覺嗎?」

「當然啊!今天周末啊!不用上學,這麽早起床幹嘛!」

「我有點事想找你商量啊!」

「說吧.」

「我想在你家才說,可不可以?」

「神神秘秘的,快點來吧!」

「很快很快,五分鍾就可以了.」

「小鬼!你曉得飛嗎?五分鍾就到?」

「我不是在家嘛,我就在你家附近.」

小康說完立即挂掉電話.「小康這笨蛋,剛才一聽女生接電話,也不說找誰,就說撥錯號.真笨!」

「他想不到我家會有女生嘛.」

「你平常不會帶女生回家的嗎?」

「當然不會啦!」

「真的嗎?我才不信!」

這時門鈴晌起來.真的很快,還不到兩分鍾.我看見小娟的(我的)背心内衣有一邊跌了下來, 奶頭也跑了出來, 她也不弄一弄就去開門.「小康!早啊!」

小娟說.「......」

「怎麽啦?小康!你不進來嗎?那我關門啦!」

小娟笑著說.小康立即跳了進來.小娟把門關上後,就跑來我的身旁坐下來,說:「小白啊!小康很壞的啊!他剛才在門外一直盯著人家的奶子和小?林啊!」

「你穿成這樣子去開門,?看見也不會錯過啦!」

我說.小娟笑了笑,摟著我沒再說甚麽.「小康,有甚麽事要商量啊?」

我問.他看了看小娟,說:「我...我想你借兩套A片?琚A好嗎?」

「好啊!在左邊第二個抽屜裡,你自己挑選吧!」

跟著我對小娟說:「小娟,我肚子很餓,你去買些點心回來吃,好不好?」

小娟點點頭,然後穿上了校裙,就下樓去了.「有甚麽事快說吧!她很快就回來啊!」

我說.「你怎麽知道我不是真的想借你的A片的啊?」

「想一想就知道了,你怎麽會一大清早跑來借A片,不會這麽想看吧!」

「我...我..我媽的姐姐來了我的家裡,說會住一,兩個星期.....」

「那又怎樣?」

「我...我想...我想操她啊!」

「她長得漂亮嗎?」

「她和我媽不太像,可是比我媽還漂亮啊!」

「真的嗎?」

「真的,怎樣?我們好像上次對我媽一樣對她,好嗎?」

「你說在房那一次嗎?」

「對啊!」

「很難啊!她是你的阿姨,我想她會阻止我們,可是不會替我們口交的.」

「那怎麽辦?」

「讓我想一想.有的是時間,星期一回校再說吧.」

剛剛說完,小娟就回來了.我們便一起吃早點.吃完後,沒甚麽事做,我便建議看A片.我們三人便坐在地上,(我家沒有椅子的,坐在地上,睡也在地上.)看了不久,我便把雞巴掏出來,小娟一看,就彎腰下去把雞巴含在口中弄著.弄了一會,我就叫她跪著,她兩手按在地上.轉頭來看我,我抓著雞巴插入她的小穴中,輕輕的插著.小康這時也在打手槍,可是他不是看電視,而是看著我和小娟的現場表演.小娟看著小康說:「小康!你看看好了,不要亂來啊!我是屬于小白的啊!」

小康聽到她這麽說.立即轉頭去看電視,不敢再看我和小娟.「啊...啊...小白啊∼∼∼∼∼你...你弄...弄得...人.. 人家...很...很爽啊...啊....噢...噢...對..對啊 ...啊..很...很爽啊∼∼∼∼∼∼」

叫她小淫娃原來沒有冤枉的,在小康面前她一樣叫得這麽淫蕩.我這樣操了二百多下,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小穴中.我轉頭看看小康,原來他已經 穿好了褲子,繼續看A片了.跟著小娟替我清潔好雞巴後,我們就繼續看那套A片.看完A片後,我對小娟說晚上要上班,沒空陪她.她說沒關係然後就回家了.跟著小康再提醒我,快點想辦法然後也走了.剩下我一個人,便繼續睡覺.我是在一間酒吧裡當臨時〔調酒員〕的.今天是周末,晚上人愈來愈多,有的時候真的比較辛苦的,那麽多酒鬼.整晚也不停手的在調酒,可是這份工作也有一些好處,薪酬比較高.而且?常可以看到那麽多美女,波濤洶湧的,蠻不錯.「帥哥,一杯雙份的威士忌.」

一把很磁性的女聲說.我擡頭一看,面前坐著一個深閨怨婦似的女子.我立即倒酒給她.她一口就把酒喝完,然後再要一杯.這樣喝了四,五杯後,她的臉開始有點紅,然後點了一根煙,獨個兒呆呆的坐著.我一面工作,一面留意著她,我想她三十多歲左右,化了一個很濃的妝,穿著一套很整齊的套裝裙.過了一會,我看她走去洗手間,就對我的同事說我去洗手間.我直接就走到女洗手間内,看見她剛剛走進其中一格内,我快步的跟著進去,然後反手把門關上了,她轉身看著我說:「你幹甚麽?」

「沒甚麽!我看見你有點醉,看你要不要幫忙.」

「不用了,你出去吧!」

我還沒有甚麽動作,她就?高裙子,把絲襪和内褲脫至膝蓋左右,坐了下來.「我看你一個人在喝悶酒,真的不用人陪陪你嗎?」

「你想陪我喝酒嗎?」

「對呀.可是我的小弟弟漲得很厲害,你可不可以先替我弄弄?」

說完把雞巴抽出來.她看了看我,然後就把我的雞巴含入口中弄著.我伸手把她的上衣和奶罩脫下,開始搓弄她的奶子.弄了一會,她就把我的雞巴吐出來,然後轉身站著,雙手按在水箱上, 我便抓著她的腰,把雞巴插入她的小穴中,輕輕的抽插著.「啊...啊.....啊...你..你的雞巴很大啊...啊.... 很爽...爽啊....對啊...啊...大力...大力些啊.... 快...快些...啊...對...插...插到子宮了...啊...啊啊.....啊...啊...」

我一面插著她的小穴,一面大力的弄她的奶子.「啊...啊....對啊...你..弄得我...我的奶子很爽啊... 小穴...小穴也很爽啊...啊....不...啊...不成了... 啊...我...我不..不成了...啊∼∼∼∼∼∼」

她轉頭來看我,說:「我...我真的不成了...啊...你...啊.. 你停一下..好嗎?...啊...我...的小穴要..要被你...你 幹...幹破了...你...啊∼∼∼∼∼」

「小穴真的不成嗎?那我操你的屁眼好了!」

「好...好吧.」

我聽見她這麽說,便把雞巴插入她的屁眼中,快速的抽插著.「噢.....噢..慢...慢一點...再..再慢一點....啊.. 噢...噢...受...受不了...啊...啊.......啊啊..不..不要...不要慢啊....來..來吧...啊.... 快...快些吧...快些把我....操死吧...把我奸死吧... 啊...啊...啊∼∼∼∼∼∼∼」

我再操了百多下,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屁眼中.我把雞巴清理乾淨,穿上褲子,轉身開門,看見有兩個女郎在洗手,我把門關上,對她們說:「洗手間壞了!我在修理.」

「是嗎?我的〔洗手間〕也壞了,你有空替我〔修理修理〕嗎?」

其中一個笑著說.「好啊!可惜我現在要工作了,下次有機會再說.好不好?」

說?痟N走了出去繼續工作.過了一會,我看見她把衣服穿好,走到我的面前來,說:「怎麽走得這樣快啊! 你不是說陪我喝酒的嗎?」

「我在工作啊!下班後再陪你喝好不好?」

「好吧.」

她說完就坐著繼續喝酒.過了一會,有一個和她差不多年紀的女郎走到她身旁說:「維維!你一個人在喝酒嗎?」

「對啊!瑪麗!你陪我一起喝好不好?」

「好啊!」

「一瓶伏特加!」

瑪麗說.我便把酒給了她.過了不多久,她們兩個已把整瓶伏特加喝完.我看看手表,是下班的時候了,我便對維維說:「我看你不用我陪了,是不是?」

瑪麗問維維:「你們認識的嗎?」

「不認識的,可是剛才我們在洗手間打了一場〔友誼波〕!」

維維笑著說.「我們也喝夠了.帥哥!你可以送我們回家嗎?」

瑪麗大抛媚眼的說:「好吧!」

然後我便扶著她們兩人出了酒吧,瑪麗走到一輛開蓬的寶馬跑車旁說:「你懂得開車嗎?」

「當然懂啊!」

我說.瑪麗把車匙抛了給我,我一跳入車子中,坐在司機位置上,然後轉頭對她們說:「我懂得開車,可是我沒有駕駛執照的!」

「沒關係啦!」

瑪麗說.「那你們坐穩啊!」

由於是在深夜,路上沒有太多車在行駛.我以高速行駛,很快就到了瑪麗的家.她的家是彆墅式的,我把車停泊在停車場,然後便摟著她們進屋,剛剛進入屋内就看見一個二十多歲的外籍女傭睡眼惺忪的走出來,瑪麗看見她便說:「不用理會我們了,你去睡覺吧!」

瑪麗和維維兩人被剛才坐車時候的風吹得清醒了很多,瑪麗把外衣脫掉, 她身上穿的内衣好像泳衣一樣,是連身的,我想是有助收腰吧。在腰部的兩旁有兩條帶子連著絲襪,很性感啊!維維就已經把衣服和内衣全部脫光。 她們把我帶到浴室中,瑪麗彎下腰去放水到浴缸中,我從後看到她的屁股差不多全露了出來,便走到她的身後蹲下,隔著那薄薄的通花内褲,去舔她的小穴,舔了一會,她的淫水就不斷流出來,跟著我便站起來,脫光衣服,然後把她的内褲丢至一旁,雞巴對準她的小穴,一插到底.「啊∼∼∼∼∼∼」

瑪麗大叫了一聲.好像很爽,又像很痛,我抓著她的小蠻腰,大力的抽插著.「啊....對啊.....啊....大...大力..對啊...噢... 你...你的雞巴真大,對啊....弄..弄得我....我很爽... 很爽呢....啊...啊...噢...噢...對啊...啊∼∼∼∼」

操了百多下,我從後把她抱起,轉身面對著那幅落地大鏡子,繼續操她的小穴, 她雙手伸後摟著我的頭,不斷〔啊...噢〕的大叫著.操了一會,她喘著氣說:「我...我不...不成了...你...你.. 再這樣...操..操我...我.....我要死了...啊∼∼∼∼∼你...你去...弄弄維維...好不好?」

我轉頭看看維維,原來她已坐在浴缸中看著我們兩個表演了.維維說:「你不用理會她啊!只管繼續操她好了,她?常這樣說的,你停下來她反而會不高興的.」

瑪麗聽到維維這樣說,大叫:「你...你想我..死..死嗎?...啊..他..啊..剛才在洗手間..啊...操你的時候,啊....噢..噢.也...也是這麽勁的嗎?啊∼∼∼」

維維好像很高興似的,笑著說:「差不多啦,也是這般死去活來的,後來他操了我的屁眼很久才完啊!」

「你...你不要..啊...啊...聽...聽她的...我...我.. 真..真的...受...受不了啊...啊∼∼∼∼∼∼∼」

那浴缸很大的,三個人一起泡也不會覺得擠迫.我抱著瑪麗走到浴缸邊, 然後把她放下,我坐在浴缸中,看著她把自己的内衣脫下,然後也坐下來.維維看到我的雞巴還挺直著,便坐到我的身上,抓著雞巴插入她的小穴中,慢慢上下的套弄著.我看到瑪麗坐在維維的身後,不知在哪裡找來一根塑膠造的雞巴.瑪麗一手抓著假雞巴,一手去撫摸維維的屁眼,維維 沒有理會她,繼續上下的弄著,我看見瑪麗把假雞巴放在維維的屁眼外, 然後很用力的插入她的屁眼中,快速的抽插著.「啊...噢...噢...不..不要..啊....啊...瑪麗... 你...你想...想死嗎?..噢...停...停啊...受...受不了啊...快..快停啊...啊∼∼∼∼瑪麗姐...啊...求..求求你啊...不..不要啊...真的...受..受不了啊∼∼∼∼」

瑪麗笑著的說:「他剛才不是也操了你的屁眼很久嗎?現在怎麽會受不了啊」

她的手一點也沒有慢下來,繼續握著假雞巴快速的插著維維的屁眼.「噢....噢...那...那不一樣啊....小穴,屁眼一起來.受..受不了...啊...啊...快拔出來啊..快停啊∼∼∼∼∼∼」

「我是不會停的啊!剛才我說受不了,你不也是叫他繼續操我嗎?你要求,就求他吧!」

瑪麗笑著說.維維看著我,可是沒有作聲,她知道我更不會把雞巴拔出來.「怎樣不叫了?不爽嗎?要不要換根更大的,讓你更爽啊!」

瑪麗說.「不...不要啊...啊∼∼∼∼∼∼」

這時我也差不多了,便說:「我要射了.」

「射進她的小穴裡吧!」

「不..不要啊!」

維維說完想站起來.「不要怕.快射吧!」

瑪麗把她按著說.我便把精液全都射在她的小穴裡.「爽死了!是不是?」

瑪麗說.「明天星期天啊!你今晚在這裡睡一晚吧!好不好?」

維維說.「你們今晚還想要嗎?」

我說.「你已?兩次了,還可以嗎?」

維維問.「我年輕力壯啊!當然可以啊!」

我笑著說.醒來的時候,看看鍾,原來已經十二時多了,瑪麗和維維仍然摟著我在熟睡中,想一想,差點忘了今天約了小娟和她的媽媽去茶樓喝茶,立即起床去穿衣,然後飛奔趕去小娟的家。 「差不多兩時了,你現在才來!」

小娟扁著嘴說.「昨晚要〔加班〕啊!回到家中已?四時多了,一倒在床上就已經睡著了啊!醒來時,已經十二時多了,我立即趕來啊,你看我的衣服也來不及換啊!」

「好了!走吧!不要說那麽多了!我差不多餓死了!」

小娟說.「你爸和媽呢?」

「爸不在了,沒跟你說過嗎?媽已去了茶樓了,不然和我一樣餓死了啊!」

小娟瞪著我說.「啊!對不起啊!你沒說過你爸不在啊!對不起啊!」

「甚麽對不起對不起啊!好像我爸去了似的!」

「不..不是嗎?你剛才說他不在了.」

「笨蛋!我是說他不在家啊!他最近到了國外工幹啊!」

「你才是笨蛋啊!說話不清不楚的!」

我大叫著.「伯母!你好!」

「你就是小白啊!快來吃點東西吧!」

小娟的媽媽說.「是!伯母!」

然後我就定定的坐著.「小白啊!你不要那麽拘謹啊!看你坐著好像一個木頭似的!」

小娟的媽媽笑著說.「是!伯母!」

「還有啊!你不要伯母前,伯母後的啊!叫我麗姨吧!」

「是!麗姨!」

「好了!好了!你不要是是是了,快點吃東西吧!」

「小娟!我要去買一點東西,你們兩個去逛街吧!」

麗姨說.「媽!你去買甚麽啊!要不要我們一起去替你拿啊!」

小娟說.麗姨想了想說:「好啊!我想買一個小型的衣櫃,小白長得這麽高大,替我拿就不用等他們送貨了.」

回到小娟的家中,麗姨說:「小白!你可不可以替麗姨組合好這個衣櫃嗎?」

「當然可以啊!」

這個小衣櫃,雖然小啊!可是組合起來還不簡單!弄了一會,我就已滿身大汗了,小娟看見,就叫我把上衣脫掉.「是啊!小白,你渾身是汗的,快把上衣脫掉吧!」

麗姨說.我把上衣脫掉,然後繼續〔對付〕那個衣櫃.過了一會,麗姨抛了一條短褲給我說:「這是小娟爸爸的,看你的牛仔褲也濕了,你快換掉吧!」

我便把它換掉.弄了一個下午,終于把那個衣櫃弄好了.「太麻煩你了!你快去洗澡吧!渾身是汗的!」

麗姨說.小娟把我帶到浴室,我摟著她說:「你和我一起洗,順便弄弄我的雞巴好不好?」

「你想死啊!媽媽在客廳啊!」

小娟說.「沒關係啦!我想嘛!」

小娟輕輕掙紮著說:「不要嘛!....今晚才替你弄好不好?」

「可是雞巴現在漲得很厲害啊!」

「好吧!漲得很厲害....我把它剪掉就沒事啦!對不對?」

「剪掉了,你以後就沒得爽了,你捨得嗎?」

說?痟N把她放開.「好!我現在就去拿剪刀!」

說完就笑著走了去. 吃完了晚飯後,大約十時左右,麗姨說很累,要去睡了.「你媽去睡了,你快替我弄弄吧!」

我跟著小娟去她的房間說,到了房中,小娟笑著說:「急色鬼!」

我把她的衣服脫光,然後叫她趴在床上,我從後去舔她的小穴, 一舔之下,發現她的小穴原來已濕濕的,拍一拍她的屁股說: 「小淫娃,小穴已經濕淋淋了,還在裝蒜!」

小娟轉頭看著我說:「都是你啊∼剛才看電視的時候, 雙手不斷的弄人家的奶子啊!不然人家的小穴怎會無緣無故濕淋淋的啊∼∼」

我繼續去舔她的小穴,過了一會,小娟就說:「小白啊∼∼∼你..你不要再舔了,快...快點給人家啊∼∼∼!」

我伏在她身上,不斷用雞巴去擦她的小穴,說:「給?給甚麽啊!」

「給..你的大雞巴啊∼∼∼∼∼∼」

小娟還沒有說完,我就把雞巴插入她的小穴中,然後快速抽插著.「啊∼∼∼不..不要啊∼∼∼慢..慢一點啊∼∼∼」

「剛才是你說快點的啊!」

我笑著說.「不..不是啦...慢...慢一點啊∼∼∼∼啊∼∼∼啊∼∼∼∼」

我繼續快速的插著,說:「快點才爽嘛!」

「啊∼∼∼啊∼∼∼對...對啊∼∼∼大力...大力些啊∼∼∼∼∼∼ 操死我吧...啊∼∼∼幹死我吧....啊∼∼∼爽...爽啊∼∼∼∼ 啊∼∼∼爽...爽死了....啊∼∼∼」

突然我停下來.「不...不要停啊∼∼∼啊∼∼小白啊∼∼∼∼幹嘛停下來啊∼∼∼∼」

小娟看著我嬌嗲地說.「停下來,然後準備讓你更爽嘛!」

跟著我就用力一挺,把雞巴一插到底.「啊∼∼∼」

小娟大叫了一聲.我繼續大力操著她的小穴,然後問:「爽不爽啊?」

「啊∼∼∼爽..啊∼∼∼∼..爽啊∼∼∼∼∼!啊∼∼∼∼」

我每大力插一下,小娟就大叫一聲.「啊∼∼∼啊∼∼∼啊∼∼∼啊∼∼∼不...不成了...要丢了...啊 要...要丢了啊....啊∼∼∼啊∼∼∼小...小白啊∼∼∼你.. 你先...停..停一下...好..好嗎?」

「不好!」

我繼續操著她的小穴說.「啊...啊...你..你要...要操人..人家..操...操死嗎?」

「我是要你爽死啊!」

我笑著說.「不...不是啦..先停...停一下嘛...真...真的不成了... 啊∼∼∼∼啊∼∼∼」

我停下來問她:「小穴真的不成了嗎?」

「是..是啊...真的..不成了!」

小娟?著氣說.「小穴不成.那操屁眼好了!好不好?」

「不好啊!屁眼真的很痛的!」

「慢慢習慣了就可以了.」

說?痟N把雞巴慢慢插入她的小穴中.小娟反手抓緊我的雞巴,說:「不...不要齊根插入啊!」

「好啦!那你就抓著一半吧!」

我便用半根雞巴去操她的屁眼.「啊∼∼∼啊∼∼∼痛..痛死了...啊∼∼∼啊∼∼∼真的..痛死了啊不..不成了..啊∼∼∼要...要死了啊...啊∼∼∼」

操了一會,小娟沒有抓得那麽緊了,我就愈操愈快.再過一會她就把手放開了,我用力一挺就把整根雞插進去,快速插著.「啊∼∼∼∼∼∼小...小白啊...你...你想殺...殺死我嗎? 啊∼∼∼∼真...真的要...死了啊∼∼∼要死了..啊∼∼∼∼∼∼」

小娟大叫.我繼續用力操著,過了一會小娟就昏倒了.我便把她的身子反轉,讓她仰卧著,繼續操她的小穴,過了一會,她就輕輕的叫著:「啊∼∼啊∼∼∼唔∼∼啊∼∼∼噢∼∼∼」

跟著她瞪開雙眼摟著我的頸項看著我說:「小白啊∼∼你...你還沒有完嗎?真...真的想把我操死嗎?」

我再操了一會,就躺在床上,叫她用嘴巴替我弄弄.「人家很累啊∼∼∼∼∼∼!」

「那麽你繼續躺著好了,我繼續操你的小穴吧!」

「啊!不..不!我替你弄啦!」

小娟弄了一會,我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口中.她吞下我的精液,然後就躺在我的身上睡著.我看她滿臉是汗,吻了她一下,說:「小娟啊!」

「怎麽了!」

「我要走了!」

「好啊!...操完人家就要走,也不陪陪人家!」

「不是啦!明天要上學嘛!」

「我們明天一起回校不是更好嗎?」

「我也想啊!可是我的校服在家嘛!」

「那....好吧!你再陪陪我才走,好嗎?」

「好啊!」

我便摟她一起躺著.躺了一會,看看鍾,己經是一時多了.小娟也已?睡著了,我便穿上衣服走了.經過麗姨的房間的時候,聽到麗姨輕輕的叫著:「啊∼∼∼啊∼∼∼你..大力 大力些啊..再..再入些吧...啊∼∼∼」

我想了想,小娟說她爸爸去了工作啊,麗姨是和誰在幹呢?想不通,我便從門孔看進去,只見麗姨一個人赤裸裸的躺在床上,用手指搓弄著自己的小穴.麗姨繼續輕聲的叫著:「對啊∼∼∼小白..你..你的雞巴真...真大啊 啊∼∼∼大力啊...再大力些啊∼∼∼∼對啊∼∼∼啊∼∼∼∼」

麗姨再弄了一會,就站起來,披上睡袍往這裡走來.我站在門邊外,等她開門.麗姨開門正準備走出來,我伸手去掩著她的嘴巴,把她推回房中,麗姨瞪大眼看著我,我說:「我聽到好像有人在叫我啊!麗姨!是你叫我嗎?」

說完把手放開.「不..不是啊!」

「麗姨!小娟的爸爸不在,你是不是很寂寞呢? 不要怕啊!小娟已睡得好像小豬一樣了!讓我來疼疼你吧!」

我一手摟著麗姨的腰一手去弄她的奶子說.「不..不要啦!小白啊!你..你不要這樣啊!快...快停手啊!」

「剛才你在門外偷看我和小娟啊!看到小娟爽得欲仙欲死的!你不想嘗嘗嗎?」

說?琝C頭去吻麗姨的嘴巴不讓她說話.麗姨輕輕的掙紮著,我就繼續去弄她的奶子.過了一會,麗姨不再掙紮,雙手按在我的胸膛上.我和麗姨走到床邊,脫掉她的睡袍後,把她推倒在床上,我低頭去舔她的小穴.舔了一會,我就脫光衣服,伏在她的身上,把雞巴插入她的小穴中.麗姨绉著眉,輕輕的叫著:「啊∼∼∼啊∼∼∼啊∼∼∼」

我愈弄愈快,麗姨的眉一直绉著,想大叫又不敢,輕輕咬著自己的嘴唇.我突然停下來,問:「麗姨!你不爽嗎?」

「爽...爽啊!」

「爽...爲甚麽你又不叫啊!」

「吵..吵醒了小娟怎麽辦?」

「可是我想聽你叫啊!你不叫....我不太爽啊!」

「小...小白啊∼∼∼改...改天才..才讓你聽個夠吧!好不好?」

「真的嗎?」

「是...是呀!你...你快...繼續吧!」

跟著我便繼續大力的操著.麗姨的樣子很爽,可是又不敢大叫,在喉嚨間發出「唔..唔..」

的聲音.過了一會, 麗姨搖著頭輕聲說:「我...我不...成了...啊∼∼∼要丢了啊∼∼」

我繼續大力的操著她.麗姨就一直搖著頭.「真的不成了啊!小...小白啊∼∼∼你..你放過麗姨好嗎?」

「好吧!你讓我操操你的屁眼吧!」

「不...不要啊!麗...麗姨用嘴巴替你弄弄好不好?」

「也好!」

我便站起來,麗姨就跪在床上,然後把我的雞巴含入口中弄著.麗姨真的很有技巧,弄了一會.我就已經射在她的小口中了.麗姨把我的精液吞下後,就躺在床上喘氣,真是很過瘾喲!然後我跟她說了一聲,約好下次再來就走了.

中午吃飽飯後.小康說:「下午有測驗啊!一起去自修室再溫習一會吧!」

「好啊!」

「咦!好奇怪啊!你真的和我一起去溫習嗎?」

「我沒有說溫習啊!我是說一起去自修室啊!」

「不是去溫習,那你去幹甚麽?」

「〔食飽睡一睡,好過做元帥!〕你沒有聽過嗎?我當然是去睡覺啊!」

剛剛睡著了,我就覺得有人在推我,我便看看誰在擾人清夢,原來是那淫娃小娟,她坐在我的旁邊.「這幾天一放學就不見了你,你去了那兒啊?」

「你找我有事嗎?」

「是呀!我想你陪我去逛街啊!」

「逛街?好啊!今天放學後好不好?」

「好啊!」

「那你不去我家嗎?」

小康小聲的問.「今天不去了.很久沒回家了,陪她逛逛後我想回家看看!」

「有甚麽好看的.你一個人住,回不回去也沒所謂啊!」

「就是一個人住才要回去啊!這麽久沒回去,不知道有沒有被小偷〔光顧〕啊!」

放學後和小娟逛完街,把她送回家後,我回到自己的家己經十一時左右了.回到家,怎麽身上有一陣臭味的,趕快洗一洗吧!洗完了澡後,怎麽還這麽臭的,嗅真一些,那臭味原來是垃圾桶傳出來的.趕快掉出門外吧!我拿著垃圾出門,剛踏出門外.就看見一個穿了一件低胸裙的妙齡女郎(大約廿五,六歲)走上來,我認得她好像是住在我樓上的.。 我居高臨下看著她的奶子,很白啊!〔咣!〕我一看,原來是大門給風吹得關上了.那女郎走到我的身旁時笑眯眯的看著我,然後又繼續往上走.我當然不會錯過 一睹她裙下春光的好機會.我一直看著她走進屋内,然後她從屋内探頭出來笑著對我說:「沒有得看了,還不叫你的家人開門?」

「我一個人住的.沒人開門?」

我縮一縮肩膀,很無奈的說.「是嗎?那你怎麽辦?」

「我...我也不知道啊.我正在想辦法.」

「你上來我這裡坐坐,慢慢想吧!」

「我...我穿成這樣好像不太好吧!(我只穿了一條短褲,沒穿上衣)」

「就是穿成這樣,站在這兒不太好啊!你不怕人家把你看作色狼嗎?」

「......」

「快點上來吧!我也是一個人住的!」

「那..那就麻煩你了!(你簡直是引狼入室啊!)(又好像是請君入穴)」

「我叫小娴啊!」

「我叫小白!」

入了屋内,她說要洗澡,叫我隨便坐,慢慢想辦法回家.其實不用想,我在門外的地毯下放了一個女生用的發夾,很細少的那一種,用來開鎖,真是一流,簡直和用門匙開一樣容易.我見她拿了睡裙去浴室.我便走過去,可惜那門是密封式的(有些門在下方有個小氣窗的,一間一間的.可以勉強看到裡面.),不能偷看,真可惜.我便走回去坐在沙發上,順手在茶幾上拿了一本漫畫書看,原來是一本情色漫畫,還要是很色的那一種,我看了一會,雞巴就己完全挺直了.「你想到辦法了嗎?」

小娴一面把頭髮抹乾一面問.我看書看得太入神了,她走了出來我也不知道.她的睡裙蠻薄的,我隱約可以看見她的奶頭和黑森林.她見我定定的看著她的身子,就走到我面前,彎下腰把我手中的漫畫書拿走,對我說:「這些書和這裡(她用手按在奶子上),〔小孩子〕都不可以看的,知道嗎?」

「我不是〔小孩子〕啊!」

我站起來把短褲脫掉說.「好...好像真的不是〔小孩子〕啊!」

她看著我九寸長的雞巴說.「當然啊!你要嘗嘗嗎?」

她看了看我,就把抹頭的毛巾掉在一旁,蹲下去雙手抓著我的雞巴,然後含在口中套弄.弄了一會,我就脫掉她的睡裙,叫她躺在沙發上,然後去舔她的小穴, 和弄她的奶子.「啊...啊..對..對啊...你..你舔得我很爽啊..很爽啊..」

我叫她站起來,讓我坐在沙發上,我抓著雞巴叫她坐下來,她把小穴對準雞巴後,就慢慢的坐下來.「啊....啊..你的..你的雞巴很...很粗啊...撐得..我很.. 很痛啊...啊....還..還沒有完全插入嗎?啊..啊」

我用大力向上一挺.「完全插入了!爽嗎?」

「你的雞巴..很..很粗啊..而且很..很長啊...插..插到人家的子宮了..啊..啊...很..很爽啊..」

她上下套弄著說.我讓她自己在弄著,雙手就去搓她的奶子.她的奶頭很大,而且蠻黑的.一定經常讓人吸吮的.可是很吸引啊!我便低頭去吸吮她的奶頭.她越弄越快,說:「啊...啊...對..對啊..你..你吮得人家很爽啊....啊 啊...我..我要丢..丢了..啊...啊!」

我再吮了一會,就對她說:「我...我要射了!「沒關係...射在小穴裡吧!」

我聽她這麽說,便在她的小穴裡發射了.她摟著我說:「小白啊!你的雞巴真大啊!我很少這麽爽的啊!」

「小娴姐,你..你?常做愛的嗎?」

她點點頭說:「是啊!你也是吧?」

「不是..不是啊!我...我才第一次啊!(說謊!)平常都是自己打手槍的,?來做愛是這麽爽的啊!」

我紅著臉說.「哎唷!好可愛啊!看你的臉紅紅的.嘻嘻!以後你想打手槍的時候,看看小娴姐在不在家.我隨時歡?你的啊!」

她一面吻我一面說.「真..真的嗎?太...太好了...你真是好人(淫)啊!」

「是啊!你想到辦法回你的家嗎?想不到的話,今晚就在這裡睡一晚吧!」

「我想到辦法了!我從這裡的露台沿著水管爬下去我家的露台,那就可以了.」

「這樣爬下去可以嗎?這裡是四樓啊!跌下去不死也得重傷啊!」

「沒問題的,彆的小孩還在地上爬的時候,我就己經曉得爬樹了!好了,已經很晚啊,我要走了,明天再找你好不好?」

我站起來說.她還摟著我說:「好吧!你小心一點啊!」

我把她放在沙發上,穿上褲子然後就走到露台〔爬〕回家.真像是偷情的人, 撞上了她的丈夫,要從露台偷走.第二天回到學校,小娟對我說:「昨天玩得很高興啊!今天去哪裡玩?」

「哪兒也不去,去我的家好不好?」

「好啊!可是去你的家幹甚麽?」

「今晚你去了就知道啊!」

到了我的家中,她說:「你一個人住的嗎?」

「是啊!」

「好了!現在我們幹甚麽?」

「幹穴!好不好?」

「不好!不好!」

她揮手笑著說.我抓著她雙手,笑著說:「現在還輪到你說不好嗎?」

「你..你待會不要那麽粗暴啊!」

「好啦,好啦!我會很溫柔的.」

說完,我便把她的校裙和奶罩脫掉, 雙手搓弄她的小奶子(33寸左右).跟著我把身上的衣服脫光, 叫她用小嘴巴替我弄弄.弄了一會,我就急不及待叫她躺在床鋪上.我把她的通花小内褲脫掉,去舔她的小穴.「啊...啊..唔...啊....唔..啊」

「很舒服嗎?」

「是....是啊...很..很舒服啊!」

跟著我便伏在她的身上,抓著雞巴去插她的小穴.想不到這小娃淫的小穴還真的很小,蠻緊的.我的雞巴才插入了三四寸,她就大叫:「痛....痛啊...很...很痛啊..你..你慢慢... 慢一點...啊...」

我沒有理會她,繼續挺著雞巴向前插,插入了大半,我就開始抽插起來.「啊...啊....不...不要那麽快啊...很...很痛啊... 真...真的很痛啊...啊...啊..慢..慢一點啊...啊」

弄了一會,我用力一挺,整根雞巴插了進去,然後又繼續抽插.「啊..啊....我要...我要死了.....死了..啊..啊.. 不...不成啊...啊...我...我...啊..啊..」

我繼續插了二百下左右,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小穴裡.她繼續摟著我,我便轉身躺在床上,讓她伏在我的身上.我看見她滿頭大汗,說:「是不是很爽呢?」

「爽...爽個屁啊...人家差點被你弄死啊...小穴好像要裂開似的.」

「沒有那麽誇張吧!」

「剛才又說會很溫柔的,?人的,壞蛋!」

她扁著小嘴說.「看你這麽大汗,去洗澡好不好?」

她繼續摟著我不作聲.我便把她抱進浴室裡.進了浴室後,她站在地上,我看見她的小穴有一些血流出來. 「小娟,你在經期嗎?」

「不是啊!」

「不是?」

「那些不是?血來的!」

我瞪大眼看著她.她說:「人家第一次做愛啊!」

我把眼瞪得更大.她打了我一拳說:「怎麽啦.聽到人家是第一次,很奇怪嗎?」

「不....不是!....可是你在學校有那麽多男朋友,而且你上次替我口交,弄得我那麽爽,現在才第一次做愛,真的有一點想不到.」

「那些不是我的男朋友啊!他們常常纏著我,我也沒有辦法啊!」

「是..是嗎?...那你經常替他們口交的嗎?」

「沒有啊!」

「那你又會這麽願意替我弄啊!」

「我....我喜歡你嘛!」

「你弄得我很爽啊!你不是常弄嗎?」

「不是常弄.我...我看得多嘛.」

「看...看得多?你常看A片的嗎?」

「不是A片啊!我....我....」

「你怎麽啦?快說啊!」

「有一天晚上,我睡到半夜,想去尿尿,去完了回房的時候,經過媽媽的房間,聽到裡面有〔啊...啊...唔..啊..〕的聲音,我便從門匙的小孔偷 看,我看到媽媽躺在床上,爸爸就把頭埋在媽媽的大腿間,去舔媽媽的小穴,媽媽的雙手不斷的搓弄自己的奶子,很小聲的說:〔啊..啊..對..再.再入些...再舔..舔入些啊..〕

爸爸再舔了一會,就跪在床上,叫媽媽替他口交,媽媽一口就把爸爸的雞巴含入口中,然後很慢很慢的套弄著,爸爸的樣子好像很爽,他伸手去搓媽媽的奶子,搓了一會,他就叫媽媽轉身,跪在床上,雙手按在床頭櫃上,他就從後把雞巴插入媽媽的小穴中,插了數十下,爸爸就不再插了,摟著媽媽一起躺在床上.爸爸說:

〔你的小嘴巴剛才弄得我太爽了〕〔你剛才也舔得我很爽喔〕...我沒有再聽他們說些甚麽就跑回房了,我躺在床上,掀高睡裙,把小内褲脫下,摸一摸小穴,有很多水流了出來,而且好像養養的,我把手指插入小穴中輕輕弄著,想起剛才的情況,我便把另一只手的手指伸進口中當作是雞巴一樣吮著,吮了一會,好像很累的,我便躺在床上睡著了,之後我?常去偷看媽媽做愛的情況,看她是怎樣弄得爸爸那麽爽.」

她說完後,看到我的雞巴挺得直直的,便跪下去把我的雞巴含在口中弄著,弄了廿多分鍾,她就說嘴巴很累啊!我便叫她轉身雙手按在牆上,從後把雞巴插入她的小穴中,慢慢的抽插著.雙手輕輕的搓弄她的奶子.弄了一會,雙手就抓著她的腰,然後加快速度,大力的插她的小穴.「啊...啊...啊...輕..輕一點啊...不...不..要那麽快啊 ..啊...啊....我..我...啊..啊.....」

我越插越快,然後對她說:「我想弄弄你的屁眼,好不好?」

「不...不好啊..我..我怕痛啊!啊...啊..啊∼∼∼」

「不要怕啊...你真的很痛的話,我就立即拔出來,好不好?」

「真的嗎?你剛才說很溫柔的,可是弄得人家很痛啊!」

她轉頭對我說.「這次不會了,你一叫痛,我就拔出來.好不好啊!我想試試你的屁眼啊!」

她看著我,咬一咬牙,然後點點頭說:「你不要那麽快啊!還有輕一點啊!」

我聽她這麽說,吻了她一下,把雞巴慢慢的插入她的屁眼中,插了三,四寸,我看她咬著下唇,好像很痛.我便停下來問她:「很痛嗎?」

她看著我,然後搖搖頭,我便繼續向前插.插了大半,我就開始輕輕的抽插著.插了數十下,我看見她合著雙眼,很用力的咬緊下唇.我便把雞巴拔出來,她張開雙眼看著我,然後問:「你怎麽拔出來啦?」

我看見她的下唇差點給咬出血來,而且哭成淚人似的,對她說:「你的樣子這麽痛,我怎能不拔出來啊!」

「可是我都沒有叫痛.」

「那麽我繼續插了,好嗎?」

我看她輕輕的顫抖著,便說:「我說笑啦!」

「可是你的雞巴還挺得直直的,怎麽辦?」

「你用奶子夾著我的雞巴,替我弄弄,好不好?」

我說完.她就立即轉身跪下,用奶子夾著我的雞巴,還不時把我的雞巴含入口中吮著,弄了一會我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奶子上.她用手把精液抹入口中.然後我們一起正正經經的洗澡.洗完澡後,她說小内褲和奶罩都被我弄髒了,沒有得穿啊!我就拿了一件我的背心内衣給她,她穿上後,長度剛好蓋過她的小穴,奶頭若隱若現的,蠻性感的.「嘟嘟(電話聲).....嘟嘟.....」

「小娟!你替我去聽電話,好不好?」

我看一看鍾,早上九時多.心想?那麽早撥電話來啊!「喂!找誰啊∼∼∼?」

小娟懶洋洋的問.(對...對不起!撥錯號碼了!)「喂喂!你是小康嗎?你沒有撥錯號碼啊!你找小白是不是?等一下.」

小娟把電話遞了給我「小鬼!這麽早撥電話來幹嗎?」

「你還在睡覺嗎?」

「當然啊!今天周末啊!不用上學,這麽早起床幹嘛!」

「我有點事想找你商量啊!」

「說吧.」

「我想在你家才說,可不可以?」

「神神秘秘的,快點來吧!」

「很快很快,五分鍾就可以了.」

「小鬼!你曉得飛嗎?五分鍾就到?」

「我不是在家嘛,我就在你家附近.」

小康說完立即挂掉電話.「小康這笨蛋,剛才一聽女生接電話,也不說找誰,就說撥錯號.真笨!」

「他想不到我家會有女生嘛.」

「你平常不會帶女生回家的嗎?」

「當然不會啦!」

「真的嗎?我才不信!」

這時門鈴晌起來.真的很快,還不到兩分鍾.我看見小娟的(我的)背心内衣有一邊跌了下來, 奶頭也跑了出來, 她也不弄一弄就去開門.「小康!早啊!」

小娟說.「......」

「怎麽啦?小康!你不進來嗎?那我關門啦!」

小娟笑著說.小康立即跳了進來.小娟把門關上後,就跑來我的身旁坐下來,說:「小白啊!小康很壞的啊!他剛才在門外一直盯著人家的奶子和小?林啊!」

「你穿成這樣子去開門,?看見也不會錯過啦!」

我說.小娟笑了笑,摟著我沒再說甚麽.「小康,有甚麽事要商量啊?」

我問.他看了看小娟,說:「我...我想你借兩套A片?琚A好嗎?」

「好啊!在左邊第二個抽屜裡,你自己挑選吧!」

跟著我對小娟說:「小娟,我肚子很餓,你去買些點心回來吃,好不好?」

小娟點點頭,然後穿上了校裙,就下樓去了.「有甚麽事快說吧!她很快就回來啊!」

我說.「你怎麽知道我不是真的想借你的A片的啊?」

「想一想就知道了,你怎麽會一大清早跑來借A片,不會這麽想看吧!」

「我...我..我媽的姐姐來了我的家裡,說會住一,兩個星期.....」

「那又怎樣?」

「我...我想...我想操她啊!」

「她長得漂亮嗎?」

「她和我媽不太像,可是比我媽還漂亮啊!」

「真的嗎?」

「真的,怎樣?我們好像上次對我媽一樣對她,好嗎?」

「你說在房那一次嗎?」

「對啊!」

「很難啊!她是你的阿姨,我想她會阻止我們,可是不會替我們口交的.」

「那怎麽辦?」

「讓我想一想.有的是時間,星期一回校再說吧.」

剛剛說完,小娟就回來了.我們便一起吃早點.吃完後,沒甚麽事做,我便建議看A片.我們三人便坐在地上,(我家沒有椅子的,坐在地上,睡也在地上.)看了不久,我便把雞巴掏出來,小娟一看,就彎腰下去把雞巴含在口中弄著.弄了一會,我就叫她跪著,她兩手按在地上.轉頭來看我,我抓著雞巴插入她的小穴中,輕輕的插著.小康這時也在打手槍,可是他不是看電視,而是看著我和小娟的現場表演.小娟看著小康說:「小康!你看看好了,不要亂來啊!我是屬于小白的啊!」

小康聽到她這麽說.立即轉頭去看電視,不敢再看我和小娟.「啊...啊...小白啊∼∼∼∼∼你...你弄...弄得...人.. 人家...很...很爽啊...啊....噢...噢...對..對啊 ...啊..很...很爽啊∼∼∼∼∼∼」

叫她小淫娃原來沒有冤枉的,在小康面前她一樣叫得這麽淫蕩.我這樣操了二百多下,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小穴中.我轉頭看看小康,原來他已經 穿好了褲子,繼續看A片了.跟著小娟替我清潔好雞巴後,我們就繼續看那套A片.看完A片後,我對小娟說晚上要上班,沒空陪她.她說沒關係然後就回家了.跟著小康再提醒我,快點想辦法然後也走了.剩下我一個人,便繼續睡覺.我是在一間酒吧裡當臨時〔調酒員〕的.今天是周末,晚上人愈來愈多,有的時候真的比較辛苦的,那麽多酒鬼.整晚也不停手的在調酒,可是這份工作也有一些好處,薪酬比較高.而且?常可以看到那麽多美女,波濤洶湧的,蠻不錯.「帥哥,一杯雙份的威士忌.」

一把很磁性的女聲說.我擡頭一看,面前坐著一個深閨怨婦似的女子.我立即倒酒給她.她一口就把酒喝完,然後再要一杯.這樣喝了四,五杯後,她的臉開始有點紅,然後點了一根煙,獨個兒呆呆的坐著.我一面工作,一面留意著她,我想她三十多歲左右,化了一個很濃的妝,穿著一套很整齊的套裝裙.過了一會,我看她走去洗手間,就對我的同事說我去洗手間.我直接就走到女洗手間内,看見她剛剛走進其中一格内,我快步的跟著進去,然後反手把門關上了,她轉身看著我說:「你幹甚麽?」

「沒甚麽!我看見你有點醉,看你要不要幫忙.」

「不用了,你出去吧!」

我還沒有甚麽動作,她就?高裙子,把絲襪和内褲脫至膝蓋左右,坐了下來.「我看你一個人在喝悶酒,真的不用人陪陪你嗎?」

「你想陪我喝酒嗎?」

「對呀.可是我的小弟弟漲得很厲害,你可不可以先替我弄弄?」

說完把雞巴抽出來.她看了看我,然後就把我的雞巴含入口中弄著.我伸手把她的上衣和奶罩脫下,開始搓弄她的奶子.弄了一會,她就把我的雞巴吐出來,然後轉身站著,雙手按在水箱上, 我便抓著她的腰,把雞巴插入她的小穴中,輕輕的抽插著.「啊...啊.....啊...你..你的雞巴很大啊...啊.... 很爽...爽啊....對啊...啊...大力...大力些啊.... 快...快些...啊...對...插...插到子宮了...啊...啊啊.....啊...啊...」

我一面插著她的小穴,一面大力的弄她的奶子.「啊...啊....對啊...你..弄得我...我的奶子很爽啊... 小穴...小穴也很爽啊...啊....不...啊...不成了... 啊...我...我不..不成了...啊∼∼∼∼∼∼」

她轉頭來看我,說:「我...我真的不成了...啊...你...啊.. 你停一下..好嗎?...啊...我...的小穴要..要被你...你 幹...幹破了...你...啊∼∼∼∼∼」

「小穴真的不成嗎?那我操你的屁眼好了!」

「好...好吧.」

我聽見她這麽說,便把雞巴插入她的屁眼中,快速的抽插著.「噢.....噢..慢...慢一點...再..再慢一點....啊.. 噢...噢...受...受不了...啊...啊.......啊啊..不..不要...不要慢啊....來..來吧...啊.... 快...快些吧...快些把我....操死吧...把我奸死吧... 啊...啊...啊∼∼∼∼∼∼∼」

我再操了百多下,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屁眼中.我把雞巴清理乾淨,穿上褲子,轉身開門,看見有兩個女郎在洗手,我把門關上,對她們說:「洗手間壞了!我在修理.」

「是嗎?我的〔洗手間〕也壞了,你有空替我〔修理修理〕嗎?」

其中一個笑著說.「好啊!可惜我現在要工作了,下次有機會再說.好不好?」

說?痟N走了出去繼續工作.過了一會,我看見她把衣服穿好,走到我的面前來,說:「怎麽走得這樣快啊! 你不是說陪我喝酒的嗎?」

「我在工作啊!下班後再陪你喝好不好?」

「好吧.」

她說完就坐著繼續喝酒.過了一會,有一個和她差不多年紀的女郎走到她身旁說:「維維!你一個人在喝酒嗎?」

「對啊!瑪麗!你陪我一起喝好不好?」

「好啊!」

「一瓶伏特加!」

瑪麗說.我便把酒給了她.過了不多久,她們兩個已把整瓶伏特加喝完.我看看手表,是下班的時候了,我便對維維說:「我看你不用我陪了,是不是?」

瑪麗問維維:「你們認識的嗎?」

「不認識的,可是剛才我們在洗手間打了一場〔友誼波〕!」

維維笑著說.「我們也喝夠了.帥哥!你可以送我們回家嗎?」

瑪麗大抛媚眼的說:「好吧!」

然後我便扶著她們兩人出了酒吧,瑪麗走到一輛開蓬的寶馬跑車旁說:「你懂得開車嗎?」

「當然懂啊!」

我說.瑪麗把車匙抛了給我,我一跳入車子中,坐在司機位置上,然後轉頭對她們說:「我懂得開車,可是我沒有駕駛執照的!」

「沒關係啦!」

瑪麗說.「那你們坐穩啊!」

由於是在深夜,路上沒有太多車在行駛.我以高速行駛,很快就到了瑪麗的家.她的家是彆墅式的,我把車停泊在停車場,然後便摟著她們進屋,剛剛進入屋内就看見一個二十多歲的外籍女傭睡眼惺忪的走出來,瑪麗看見她便說:「不用理會我們了,你去睡覺吧!」

瑪麗和維維兩人被剛才坐車時候的風吹得清醒了很多,瑪麗把外衣脫掉, 她身上穿的内衣好像泳衣一樣,是連身的,我想是有助收腰吧。在腰部的兩旁有兩條帶子連著絲襪,很性感啊!維維就已經把衣服和内衣全部脫光。 她們把我帶到浴室中,瑪麗彎下腰去放水到浴缸中,我從後看到她的屁股差不多全露了出來,便走到她的身後蹲下,隔著那薄薄的通花内褲,去舔她的小穴,舔了一會,她的淫水就不斷流出來,跟著我便站起來,脫光衣服,然後把她的内褲丢至一旁,雞巴對準她的小穴,一插到底.「啊∼∼∼∼∼∼」

瑪麗大叫了一聲.好像很爽,又像很痛,我抓著她的小蠻腰,大力的抽插著.「啊....對啊.....啊....大...大力..對啊...噢... 你...你的雞巴真大,對啊....弄..弄得我....我很爽... 很爽呢....啊...啊...噢...噢...對啊...啊∼∼∼∼」

操了百多下,我從後把她抱起,轉身面對著那幅落地大鏡子,繼續操她的小穴, 她雙手伸後摟著我的頭,不斷〔啊...噢〕的大叫著.操了一會,她喘著氣說:「我...我不...不成了...你...你.. 再這樣...操..操我...我.....我要死了...啊∼∼∼∼∼你...你去...弄弄維維...好不好?」

我轉頭看看維維,原來她已坐在浴缸中看著我們兩個表演了.維維說:「你不用理會她啊!只管繼續操她好了,她?常這樣說的,你停下來她反而會不高興的.」

瑪麗聽到維維這樣說,大叫:「你...你想我..死..死嗎?...啊..他..啊..剛才在洗手間..啊...操你的時候,啊....噢..噢.也...也是這麽勁的嗎?啊∼∼∼」

維維好像很高興似的,笑著說:「差不多啦,也是這般死去活來的,後來他操了我的屁眼很久才完啊!」

「你...你不要..啊...啊...聽...聽她的...我...我.. 真..真的...受...受不了啊...啊∼∼∼∼∼∼∼」

那浴缸很大的,三個人一起泡也不會覺得擠迫.我抱著瑪麗走到浴缸邊, 然後把她放下,我坐在浴缸中,看著她把自己的内衣脫下,然後也坐下來.維維看到我的雞巴還挺直著,便坐到我的身上,抓著雞巴插入她的小穴中,慢慢上下的套弄著.我看到瑪麗坐在維維的身後,不知在哪裡找來一根塑膠造的雞巴.瑪麗一手抓著假雞巴,一手去撫摸維維的屁眼,維維 沒有理會她,繼續上下的弄著,我看見瑪麗把假雞巴放在維維的屁眼外, 然後很用力的插入她的屁眼中,快速的抽插著.「啊...噢...噢...不..不要..啊....啊...瑪麗... 你...你想...想死嗎?..噢...停...停啊...受...受不了啊...快..快停啊...啊∼∼∼∼瑪麗姐...啊...求..求求你啊...不..不要啊...真的...受..受不了啊∼∼∼∼」

瑪麗笑著的說:「他剛才不是也操了你的屁眼很久嗎?現在怎麽會受不了啊」

她的手一點也沒有慢下來,繼續握著假雞巴快速的插著維維的屁眼.「噢....噢...那...那不一樣啊....小穴,屁眼一起來.受..受不了...啊...啊...快拔出來啊..快停啊∼∼∼∼∼∼」

「我是不會停的啊!剛才我說受不了,你不也是叫他繼續操我嗎?你要求,就求他吧!」

瑪麗笑著說.維維看著我,可是沒有作聲,她知道我更不會把雞巴拔出來.「怎樣不叫了?不爽嗎?要不要換根更大的,讓你更爽啊!」

瑪麗說.「不...不要啊...啊∼∼∼∼∼∼」

這時我也差不多了,便說:「我要射了.」

「射進她的小穴裡吧!」

「不..不要啊!」

維維說完想站起來.「不要怕.快射吧!」

瑪麗把她按著說.我便把精液全都射在她的小穴裡.「爽死了!是不是?」

瑪麗說.「明天星期天啊!你今晚在這裡睡一晚吧!好不好?」

維維說.「你們今晚還想要嗎?」

我說.「你已?兩次了,還可以嗎?」

維維問.「我年輕力壯啊!當然可以啊!」

我笑著說.醒來的時候,看看鍾,原來已經十二時多了,瑪麗和維維仍然摟著我在熟睡中,想一想,差點忘了今天約了小娟和她的媽媽去茶樓喝茶,立即起床去穿衣,然後飛奔趕去小娟的家。 「差不多兩時了,你現在才來!」

小娟扁著嘴說.「昨晚要〔加班〕啊!回到家中已?四時多了,一倒在床上就已經睡著了啊!醒來時,已經十二時多了,我立即趕來啊,你看我的衣服也來不及換啊!」

「好了!走吧!不要說那麽多了!我差不多餓死了!」

小娟說.「你爸和媽呢?」

「爸不在了,沒跟你說過嗎?媽已去了茶樓了,不然和我一樣餓死了啊!」

小娟瞪著我說.「啊!對不起啊!你沒說過你爸不在啊!對不起啊!」

「甚麽對不起對不起啊!好像我爸去了似的!」

「不..不是嗎?你剛才說他不在了.」

「笨蛋!我是說他不在家啊!他最近到了國外工幹啊!」

「你才是笨蛋啊!說話不清不楚的!」

我大叫著.「伯母!你好!」

「你就是小白啊!快來吃點東西吧!」

小娟的媽媽說.「是!伯母!」

然後我就定定的坐著.「小白啊!你不要那麽拘謹啊!看你坐著好像一個木頭似的!」

小娟的媽媽笑著說.「是!伯母!」

「還有啊!你不要伯母前,伯母後的啊!叫我麗姨吧!」

「是!麗姨!」

「好了!好了!你不要是是是了,快點吃東西吧!」

「小娟!我要去買一點東西,你們兩個去逛街吧!」

麗姨說.「媽!你去買甚麽啊!要不要我們一起去替你拿啊!」

小娟說.麗姨想了想說:「好啊!我想買一個小型的衣櫃,小白長得這麽高大,替我拿就不用等他們送貨了.」

回到小娟的家中,麗姨說:「小白!你可不可以替麗姨組合好這個衣櫃嗎?」

「當然可以啊!」

這個小衣櫃,雖然小啊!可是組合起來還不簡單!弄了一會,我就已滿身大汗了,小娟看見,就叫我把上衣脫掉.「是啊!小白,你渾身是汗的,快把上衣脫掉吧!」

麗姨說.我把上衣脫掉,然後繼續〔對付〕那個衣櫃.過了一會,麗姨抛了一條短褲給我說:「這是小娟爸爸的,看你的牛仔褲也濕了,你快換掉吧!」

我便把它換掉.弄了一個下午,終于把那個衣櫃弄好了.「太麻煩你了!你快去洗澡吧!渾身是汗的!」

麗姨說.小娟把我帶到浴室,我摟著她說:「你和我一起洗,順便弄弄我的雞巴好不好?」

「你想死啊!媽媽在客廳啊!」

小娟說.「沒關係啦!我想嘛!」

小娟輕輕掙紮著說:「不要嘛!....今晚才替你弄好不好?」

「可是雞巴現在漲得很厲害啊!」

「好吧!漲得很厲害....我把它剪掉就沒事啦!對不對?」

「剪掉了,你以後就沒得爽了,你捨得嗎?」

說?痟N把她放開.「好!我現在就去拿剪刀!」

說完就笑著走了去. 吃完了晚飯後,大約十時左右,麗姨說很累,要去睡了.「你媽去睡了,你快替我弄弄吧!」

我跟著小娟去她的房間說,到了房中,小娟笑著說:「急色鬼!」

我把她的衣服脫光,然後叫她趴在床上,我從後去舔她的小穴, 一舔之下,發現她的小穴原來已濕濕的,拍一拍她的屁股說: 「小淫娃,小穴已經濕淋淋了,還在裝蒜!」

小娟轉頭看著我說:「都是你啊∼剛才看電視的時候, 雙手不斷的弄人家的奶子啊!不然人家的小穴怎會無緣無故濕淋淋的啊∼∼」

我繼續去舔她的小穴,過了一會,小娟就說:「小白啊∼∼∼你..你不要再舔了,快...快點給人家啊∼∼∼!」

我伏在她身上,不斷用雞巴去擦她的小穴,說:「給?給甚麽啊!」

「給..你的大雞巴啊∼∼∼∼∼∼」

小娟還沒有說完,我就把雞巴插入她的小穴中,然後快速抽插著.「啊∼∼∼不..不要啊∼∼∼慢..慢一點啊∼∼∼」

「剛才是你說快點的啊!」

我笑著說.「不..不是啦...慢...慢一點啊∼∼∼∼啊∼∼∼啊∼∼∼∼」

我繼續快速的插著,說:「快點才爽嘛!」

「啊∼∼∼啊∼∼∼對...對啊∼∼∼大力...大力些啊∼∼∼∼∼∼ 操死我吧...啊∼∼∼幹死我吧....啊∼∼∼爽...爽啊∼∼∼∼ 啊∼∼∼爽...爽死了....啊∼∼∼」

突然我停下來.「不...不要停啊∼∼∼啊∼∼小白啊∼∼∼∼幹嘛停下來啊∼∼∼∼」

小娟看著我嬌嗲地說.「停下來,然後準備讓你更爽嘛!」

跟著我就用力一挺,把雞巴一插到底.「啊∼∼∼」

小娟大叫了一聲.我繼續大力操著她的小穴,然後問:「爽不爽啊?」

「啊∼∼∼爽..啊∼∼∼∼..爽啊∼∼∼∼∼!啊∼∼∼∼」

我每大力插一下,小娟就大叫一聲.「啊∼∼∼啊∼∼∼啊∼∼∼啊∼∼∼不...不成了...要丢了...啊 要...要丢了啊....啊∼∼∼啊∼∼∼小...小白啊∼∼∼你.. 你先...停..停一下...好..好嗎?」

「不好!」

我繼續操著她的小穴說.「啊...啊...你..你要...要操人..人家..操...操死嗎?」

「我是要你爽死啊!」

我笑著說.「不...不是啦..先停...停一下嘛...真...真的不成了... 啊∼∼∼∼啊∼∼∼」

我停下來問她:「小穴真的不成了嗎?」

「是..是啊...真的..不成了!」

小娟?著氣說.「小穴不成.那操屁眼好了!好不好?」

「不好啊!屁眼真的很痛的!」

「慢慢習慣了就可以了.」

說?痟N把雞巴慢慢插入她的小穴中.小娟反手抓緊我的雞巴,說:「不...不要齊根插入啊!」

「好啦!那你就抓著一半吧!」

我便用半根雞巴去操她的屁眼.「啊∼∼∼啊∼∼∼痛..痛死了...啊∼∼∼啊∼∼∼真的..痛死了啊不..不成了..啊∼∼∼要...要死了啊...啊∼∼∼」

操了一會,小娟沒有抓得那麽緊了,我就愈操愈快.再過一會她就把手放開了,我用力一挺就把整根雞插進去,快速插著.「啊∼∼∼∼∼∼小...小白啊...你...你想殺...殺死我嗎? 啊∼∼∼∼真...真的要...死了啊∼∼∼要死了..啊∼∼∼∼∼∼」

小娟大叫.我繼續用力操著,過了一會小娟就昏倒了.我便把她的身子反轉,讓她仰卧著,繼續操她的小穴,過了一會,她就輕輕的叫著:「啊∼∼啊∼∼∼唔∼∼啊∼∼∼噢∼∼∼」

跟著她瞪開雙眼摟著我的頸項看著我說:「小白啊∼∼你...你還沒有完嗎?真...真的想把我操死嗎?」

我再操了一會,就躺在床上,叫她用嘴巴替我弄弄.「人家很累啊∼∼∼∼∼∼!」

「那麽你繼續躺著好了,我繼續操你的小穴吧!」

「啊!不..不!我替你弄啦!」

小娟弄了一會,我就把精液射在她的口中.她吞下我的精液,然後就躺在我的身上睡著.我看她滿臉是汗,吻了她一下,說:「小娟啊!」

「怎麽了!」

「我要走了!」

「好啊!...操完人家就要走,也不陪陪人家!」

「不是啦!明天要上學嘛!」

「我們明天一起回校不是更好嗎?」

「我也想啊!可是我的校服在家嘛!」

「那....好吧!你再陪陪我才走,好嗎?」

「好啊!」

我便摟她一起躺著.躺了一會,看看鍾,己經是一時多了.小娟也已?睡著了,我便穿上衣服走了.經過麗姨的房間的時候,聽到麗姨輕輕的叫著:「啊∼∼∼啊∼∼∼你..大力 大力些啊..再..再入些吧...啊∼∼∼」

我想了想,小娟說她爸爸去了工作啊,麗姨是和誰在幹呢?想不通,我便從門孔看進去,只見麗姨一個人赤裸裸的躺在床上,用手指搓弄著自己的小穴.麗姨繼續輕聲的叫著:「對啊∼∼∼小白..你..你的雞巴真...真大啊 啊∼∼∼大力啊...再大力些啊∼∼∼∼對啊∼∼∼啊∼∼∼∼」

麗姨再弄了一會,就站起來,披上睡袍往這裡走來.我站在門邊外,等她開門.麗姨開門正準備走出來,我伸手去掩著她的嘴巴,把她推回房中,麗姨瞪大眼看著我,我說:「我聽到好像有人在叫我啊!麗姨!是你叫我嗎?」

說完把手放開.「不..不是啊!」

「麗姨!小娟的爸爸不在,你是不是很寂寞呢? 不要怕啊!小娟已睡得好像小豬一樣了!讓我來疼疼你吧!」

我一手摟著麗姨的腰一手去弄她的奶子說.「不..不要啦!小白啊!你..你不要這樣啊!快...快停手啊!」

「剛才你在門外偷看我和小娟啊!看到小娟爽得欲仙欲死的!你不想嘗嘗嗎?」

說?琝C頭去吻麗姨的嘴巴不讓她說話.麗姨輕輕的掙紮著,我就繼續去弄她的奶子.過了一會,麗姨不再掙紮,雙手按在我的胸膛上.我和麗姨走到床邊,脫掉她的睡袍後,把她推倒在床上,我低頭去舔她的小穴.舔了一會,我就脫光衣服,伏在她的身上,把雞巴插入她的小穴中.麗姨绉著眉,輕輕的叫著:「啊∼∼∼啊∼∼∼啊∼∼∼」

我愈弄愈快,麗姨的眉一直绉著,想大叫又不敢,輕輕咬著自己的嘴唇.我突然停下來,問:「麗姨!你不爽嗎?」

「爽...爽啊!」

「爽...爲甚麽你又不叫啊!」

「吵..吵醒了小娟怎麽辦?」

「可是我想聽你叫啊!你不叫....我不太爽啊!」

「小...小白啊∼∼∼改...改天才..才讓你聽個夠吧!好不好?」

「真的嗎?」

「是...是呀!你...你快...繼續吧!」

跟著我便繼續大力的操著.麗姨的樣子很爽,可是又不敢大叫,在喉嚨間發出「唔..唔..」

的聲音.過了一會, 麗姨搖著頭輕聲說:「我...我不...成了...啊∼∼∼要丢了啊∼∼」

我繼續大力的操著她.麗姨就一直搖著頭.「真的不成了啊!小...小白啊∼∼∼你..你放過麗姨好嗎?」

「好吧!你讓我操操你的屁眼吧!」

「不...不要啊!麗...麗姨用嘴巴替你弄弄好不好?」

「也好!」

我便站起來,麗姨就跪在床上,然後把我的雞巴含入口中弄著.麗姨真的很有技巧,弄了一會.我就已經射在她的小口中了.麗姨把我的精液吞下後,就躺在床上喘氣,真是很過瘾喲!然後我跟她說了一聲,約好下次再來就走了.

    共1条数据 当前:1/1页 首页 上一页 1 下一页 尾页 

友情链接